微观察-第三篇谈谈澳洲的公费医疗制度

第三篇:谈谈澳洲的公费医疗制度

                         作者:思明 20190320

     在澳洲的长住居民,只要不是“黑民”都享有公费医疗,

试举几例说明其涵盖的范围:

1、刘某,七十八岁,已移民九年,去年在全澳大肠癌筛查中发现问题,被通知做肠镜检查,查出患肠癌,他没买私人医保,只能靠公费医疗,排队等床位约一个半月后于公立医院成功手术,切除了一段大肠。术后恢复良好,现已完全恢复,与以往一样,经常钓鱼㪚步。整个治疗过程,全部公费医疗,甚至住院期间的伙食贵,也一律免费,因为这里认为,住院时,饭食也属于治疗的一部分。

2、海伦女士在交通事故中受伤,被路人帮助,急打救护车送到医院,经手术后住院恢复月余恢复。该女士享受公费医疗,手术费,住院费,急救车费用,住院伙食费全免,本人𣎴花一文。

3、李女士,本人无工作,育有二子,均在公立医院出生,接生费用,住院费,伙食费均全免单,两个孩子每月可领取政府补贴一千六百澳元,在澳洲可买鲜奶一吨半,李女士本人因不工作,亦可领取可观补贴,其经济状况与外出工作但不能领取补贴的妇女相差无几,澳洲妇女多在家搞家务,也就不足为奇了。

4、王先生,七十七岁,移民多年,与儿子一起生活,不幸患有肾病,不得不做肾透析治疗,因体弱难以天天去医院,院方将全套透析设备和常用物品全部搬到他家里,毎天医护人员都会到他家里为他透析治疗,已经这样治疗了二年之久王先生和妻子很为感激,透析治疗费用昂贵,估计费用已超百万澳元。王先生常说“要是没有这里的公费医疗,我早死了。”儿子安慰他,只要您还能坚持下去,他们会一直为您做下去,这是法律。公费医疗使王先生一家没承受任何经济压力。

5、杰克,十五岁,一个天生智障的男孩,俗称“国际脸”,无法上当地的学校,但每天早上,一辆中型轿车停在他家门口,一位中年女教师喊“杰克”,他立即拎着书包跑上车去。他去的是智障儿童学校,这里的教师兼为护理专业人士,为智障儿提供教育,护理,治疗等多种帮助,在悉尼风景区,常见到老师领着智障儿童沋山玩水。椐在悉尼从事残疾人护理工作的朱女士说,毎年政府给予每一个智障儿的䃼贴为二十八万澳元,而澳洲平均工资仅为六万澳元。

       我多次与澳洲人交流,问他们,是否认为做为纳税人对政府为病重垂危的老人和残疾人花费大量的钱有无异议,他们的回答基本一致:人人都有权享受美好生活,对于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不幸的人们,应该借用全社会的力量帮助他们。我感悟到,这一切的背后是深厚的道德伦理和高度统一的社会共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慧康网 » 微观察-第三篇谈谈澳洲的公费医疗制度

赞 (4)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